I'm your cage 03

CH.3

在Superboy尽数撕下全身的数控设备期间,所有人都被基地内骤叫嚣疯狂回荡的警报声给震惊了!

等到有人反应过来冲向监控室时,Superboy已经利用天生的超级速度将屋子里所有的设备仪器砸了个粉碎。躺在地上的机器电缆噼啪作响,碾出几星危险的电弧,Superboy刚迈出门一只左脚,耀眼的火球与强烈的冲击波便紧贴着他的背,把他与墙的碎块一起给轰进了隔壁的走廊里。

“你在干什么!!!”任何人看到这个第一现场都会忍不住紧张万分,残破的机械,熊熊的火焰,破损的墙体,只有氪星克隆人计划的负责人,他正紧盯着这个事故的源头,原本应该在7个小时候就销毁掉的失败试验品。

“上帝,你这是要反抗猎杀吗!?”随后而来的守卫惊呼着,Superboy见情况不妙二话不说掉头就跑。

“快!抓住他!!实验体要逃跑了!!!”其他同时赶到的人见状,急忙拔足狂奔朝着Superboy的方向追去。

或惊恐或愤怒的嚎叫传遍了整个实验区域,警报声、脚步声、尖叫声等等乱七八糟的声音,统统雷动着Superboy的耳膜,未能熟练掌控的超级听力让他难以摆脱这些噪音,身体着实吃不消如此强烈的干扰。强忍着眩晕辨识着接下来的路,Superboy努力向前飞去。

‘那里!在那里!’用原本预定的目标归束自己的注意力,甩开缠绕于脑仁中的眩晕感,迅速沿着计划好的路线飞往目的地——传送室。

阻拦者们的吼叫迎面而来,Superboy灵活地利用TTK拎起最靠近自己的几个警卫,重重地砸向更难对付的超能力者。穿过摔的七荤八素的人群,顺利地朝着传送室冲去。

猎杀很快会赶回来,时间所剩无几。

Superboy牙关紧咬气势汹汹的用脑袋撞开了缓慢关闭厚重的安全门,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。

 

‘快点!再快点!我要活下去!’

 

 

深呼吸,对,深呼吸,Tim Drake,你现在需要冷静。

变成一只鸟人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深呼吸,冷静——

来回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后,Tim强迫自己重新低头凝视并分析自己倒映在镜子里——介于他现在被关在一个牢房里,指尖(改口说爪尖更贴切?)触碰镜面时与反射影像之间也不存在间隔,推测应是一面单面镜——的镜像。

头发间有一根很长的红色翮羽,轻扯后痛感比头发强烈,远看估计像是将刘海的一缕挑染成红色;双眼的眼角都长有黑红色绒羽,很短,最长的也只有一个指节那么长,次第排布;相貌并没有变化,还是Tim Drake的脸。

『可喜可贺,Red Robin并未转职成为威尼斯嘉年华上的Doctor Schnabel*,哈!』Tim有些幼稚又有些自暴自弃地冲镜子上的倒影挤出古怪的鬼脸。

抬起下巴——喉结往下的身体完全被羽毛覆盖,脖子到背部是黑色羽毛,胸脯到下腹则是红色的;该死的……补充,他还有个鸟尾巴,全黑;必须承认,要让这截鸟尾巴执行正确的指令,比他想象中还要别扭艰难得多!

控制几次尾羽的开合摆动后,Tim大致确信他已经适应并初步掌握了这几节多出来的尾巴骨,『恩……说不定现在我可以做到飞翔而不是滑翔……?』

摊平双臂——很轻松,看来即使手臂连上了翅膀,它们还是更贴近人类的;翅膀外观和他的滑翔翼类似,翅羽整体呈黑色,末端呈红色,一对带着红边的黑色羽翼;双手皮肤呈黑色,比人类皮肤要硬一些;指甲同为黑色,相较人类的更为锐利坚韧——或者说更像不带勾的鸟爪子。

尝试松握着拳头,翻转手腕,不料腕骨下侧的翅翼忽地抬起,单面镜给黑红相间的翅翼拍出一声沉闷的“邦。”

『咕嘎!』Tim从喉头挤出古怪的痛叫,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撞疼的位置,却意外地捏到了一截隐藏在羽毛之下的骨头。

恩?这部分并非全都是羽毛?

对着镜子抬起小臂,他这才发现自腕骨下侧又延伸出一截多余的骨骼——Tim想这应该类似鸟的腕掌骨,翅膀尖端说不定还有几节指骨——在感官上,它类似于一节超级长的、超级粗壮的、独立性极差的,第六根手指。

『Hem,如果我真的想飞起来,』Tim缓慢地舒张着肩臂中这具身体特有的肌腱,仔细体会其对“多余第六指”所产生的连带反应,『恐怕我先得学会控制这段骨头。』

短时间内很难完全掌握,估计需要列出一张详尽的训练计划表……之后再说吧。

低下头——腰两侧与双腿皆被黑色羽毛层层覆盖,他的脚也被较长的翮羽给遮住了——抬起腿,镜子里意料之中的出现了鸟类脚趾,全黑、并趾足、四趾、趾骨着地且拇指向后、爪为勾状,和一般鸟类的差不多。

总体来看,身体比例倒是没有太大变化。抹去上次清醒时不曾存在的翅膀与尾巴,他依旧拥有一副正常的人类体型。

『近似Red Robin模样的鸟人……Ugh,猎杀的恶趣味抑或讽刺吗?』暂时结束对自己的“学术研究报告”,Tim沮丧地把视线从单面镜的倒影里拔出,转而扫视周遭。

视力似乎有所提升……等等,这个牢房未免也太高了吧?

和之前凶兆所构建的房间几乎一模一样,由冰冷的复合材质筑造的空旷的圆形封闭空间,不知从哪打下来的惨蓝光线,没有门、没有窗户,只有身后这一面单面镜。

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牢房出乎意料的高,Tim目测约接近十五米,大概是有四层楼那么高,顶部是穹顶形,看起来就像是——

『Geez,鸟笼,猎杀的恶趣味再次成功刷新了我的认知。』Tim揉揉胀痛的太阳穴,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逃出这个密不透风的巨型鸟笼。

该如何逃出去呢……

“轰——”

『咕咕咕?!』

正绞尽脑汁思考如何逃出笼子的Red Robin被陡然响起的巨响和强烈的震感给一惊,是鸟笼外面什么东西发生了爆炸吗?

Wait,我刚才发出了什么声音?

未等他对爆炸的方向做出什么判断,鸟笼外面随之炸了一声更大的。

外面发生了什么?Tim把脸贴向单面镜,期望可以摆脱视觉错误窥见外面的情景。然而还未曾让他瞅见什么,笼子外又发生了一连串的巨响,其间隔或长或短,通过震感与声响判断也是有近有远,这下他一时也摸不清鸟笼外面的爆炸是属于突发的还是正常的了。

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。

“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”

因为罪魁祸首在笼子的顶端凿开一个大洞。

破碎的复合材质噼里哐当地砸得满地尘土飞扬,一时间简直是遮天蔽日。站在单面镜前的Tim虽未被碎块给砸到,但也不免被激起的扬尘给扑了个正着,幸好他现在拥有宽大的羽翼帮他至少挡掉冲向脸面的部分。

不再有碎块砸落的声响后,Tim尝试性地挥舞着手臂,扇开游动在身体周遭的扬尘,『咳咳……发生了什——?!』

扬尘因震动的消失而慢慢沉淀至地面,视野逐渐开阔,Tim也随之慢慢瞪大了浅蓝色的眸子。越发浅淡的烟雾背后,他愕然发现在他面前逐渐亮起一个标志,一个蝙蝠家成员尤为熟悉的标志。

那是一个,红色的、大写的“S”。

『……Superman?』

 “Nope,”对方沙哑的嗓音带着预想之外却同样意料之中的否认答案,窜进Tim的耳朵里。

话音未落,身着黑底红纹铠甲的少年穿过肮脏的扬尘,缓缓飘落至Tim的面前,与Superman完全一致的淡蓝色瞳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熠熠生辉,“那些人,他们叫我Superboy。”

『Superboy?』名为Red Robin的侦探立即高速运转大脑,开始推测这个名字所有的由来可能。

自称Superboy的少年并不知道对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,他见Tim只是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,略显羞涩地挠了挠头发,突然表情一怔,“快来不及了,这座基地很快就要坍塌,你先跟我离开再说。”

『啊?嘿你干嘛咕咕咕咕咕咕咕————!!!』

少年以不容拒绝的姿态迅速抄起小巧的鸟人,一手扶背一手膝弯地抱入怀中,用讶异与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面颊急剧升温的Tim,“嘿,你刚才是怎么了?紧张?被我吓到了?”

Tim微微侧过身,用翅膀遮住自己的脸来回应Superboy的问题轰炸。

“……抱歉,不过我们真的要赶快离开这里了。”

Superboy调整姿势,让Tim能更加舒服地靠在他的怀里。接着他抬头飘起,顺着顶部的缺口,急速飞离了狼藉不堪的鸟笼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*Doctor Schnabel,鸟嘴医生。

单面镜的原理各位可以百度,大致上就是一种利用视觉错误的镜子~

我的天哪终于把这一篇给我卡出来了orz

这篇在11月就敲好了前半段,然后我就滚去复习准备考试了orz,等学业方面杂七杂八的事情全部搞完,回家安静呆着的时候,已经是1月头了……因为断的太久思路不畅,卡到前天才大致写完,然后在亲友图夜的教育下修修改改,终于是给我磨完了_(:зゝ∠)_

郑重感谢亲友 @图夜.超蝠一生推 对我的帮助,么么哒(づ ̄ 3 ̄)づ!

热度 24
时间 2016.01.14
评论(9)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