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76洗脑au粗粮

昨晚在群里手痒敲出来的……只是粗粮请不要在意各种细节

洗脑AU概括一下,就是76被黑爪抓走洗脑,但是最后一点心理防线怎么都无法摧毁,最后黑爪组织让死神去76面前摘下面具并且干了他一炮,76才被彻底攻破了意志

这个粗粮片段就是干了一炮后的……

这是粗粮、粗粮、粗粮,不要在意任何细节【捂脸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Reaper。”

死神闻言侧过头,来人是黑百合。

“76的洗脑完成了,上面让你去带他出来。”

“怎么,黑爪的意思是让我来带着他?”死神的声线依旧是平日的嘶哑与空洞,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不禁让人脊背发凉,“就这么放心,把前守望先锋的指挥官,放在我的手里?”

大概是回声造成的错觉,黑百合莫名听出了一丝复杂的意味,“如何理解是你的事情,我只是一个传话的。”

死神没有回复黑百合,静默良久。

最后他只是翻腾成一团黑雾离去。


死神已经数不清在这三个月内,去过多少次关押士兵76的地方了。

几乎每天他都要去那么几次,但是在76面前现出身影却是屈指可数。他大多时候只是散化为黑雾,隐藏在光线照不到的阴影之中,无声地、远远地看着黑爪的成员使用各种手段,每天一点一点剥去士兵76的外壳,露出莫里森在那场爆炸后仅剩下的部分,就这么残忍地折磨并摧毁了老兵的心理防线。

然而他并没有想到的是,令黑爪气急败坏的最后一个星期、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成的最后一步,居然只需要自己摘下面具、干了一炮,就做到了。

不,死神面具下的莱耶斯仔细回想着,其实在他摘下面具的瞬间,莫里森仅剩的那一点意志,就已经被摧毁了吧。

关押着士兵76的地方不是很远,黑雾化的死神在那道熟悉的门前实体化,似乎是犹豫站定了几秒,才示意看守打开牢门,跨步走进。

摘下面具告诉莫里森自己是谁后,莱耶斯再也没来过这个牢房了,这是他几天来第一次,也同时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被洗脑后的士兵76。


牢房很黑,天花板一盏孤零零的白炽灯也就照亮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白圈。没有窗户,也没有床、桌子、椅子之类的家具,只是一个空荡荡的、四四方方的牢房。

被关押在此的人并不在光亮的范围之内,莱耶斯径直绕过灯光的范围,不意外地在距离门最远的角落里找到了士兵76。

老兵双手抱膝,脸埋在臂弯内,只露出苍老的白发。他穿着被抓来时身上仅剩的黑色紧身衣,上面仍然黏着干涸的血迹、千疮百孔。刑罚造成的伤口与颜色不一形状各异的伤疤,在紧身衣的破损后交错密布。他的下半身光裸着,甚至残存着几天前被粗暴情爱的痕迹。

莫里森当然不会有裤子穿,因为在几天前它就被自己亲手撕成了满地的碎布条。

死神不自觉咽下一口唾沫滋润越发干燥的喉咙,勉强压下翻涌而上的情欲,喑哑着喊出老兵的名字——

“Soldier: 76。”

没有任何反应。

莱耶斯在面具后挑眉,换了一个称呼——

“Morrison。”

仍然没有动静。

沉默许久,加布里尔最后轻声唤出那个一直压在舌尖之下的名字——

“Jack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兵身体一抖,身体不再紧绷,缓缓地抬起头,无神的湛蓝双眼慢慢在那副骷髅面具上对焦。

“加比……”

加布里尔屈膝蹲下,伸手抱住洗脑后脆弱的老兵,“我在这。”他忍不住加重了力道,也不管怀里的人会不会喊疼,一点点把前守望指挥官锁死在自己的怀里。

“我在。”


热度 146
时间 2016.06.25
评论(32)
热度(146)